深山丛林里的“侦察兵”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瞿魏娟  时间:2020-07-31 【字体:

七月的云南,早上不到七点,朝阳就渐渐在天空中露出一丝丝亮色。寂静的工区,突然被接二连三的响动声打破,细细簌簌的穿衣声、密集的水龙头开闸声、轻重不一的开门声……随着一辆“身披绿色大斗蓬”、满载测量员的皮卡扬长而去,一瞬间万物归静。马路一旁,螳螂川河水湍急的流着,远处山顶的工地被笼罩在晨雾里,俨然一幅赏心悦目的山水画。

太阳悄悄爬上了头顶,只见一个瘦小的年轻人,拎着磨得发白的帆布包,不到半分钟架起了测量仪器,正神情专注的进行桩基放样工作。即使头戴遮阳帽,汗水仍肉眼可见的顺着脸颊一直往下滴,后背早已湿透。他就是李杨,35岁小伙,是十四局建筑公司昆楚高速公路土建4标项目部的测量队长。

起早贪黑 他1年从测量小白蜕变骨干

艰苦的野外工作,使测量员看上去比别的部门同事要黑上几度。安全帽下清一色的大帽檐遮阳帽,斜挎一个鼓鼓的帆布包,背着脚架,提着全站仪,白天一整天时间都跟几个加起来至少30斤左右的仪器为伴,这已然成为他们工地测量的“标配”。

“2008年8月,我成为了中国铁建的一员,被分配到云南蒲赛公路项目,先干立棱镜,才碰仪器。刚毕业,光有理论,实践不够,所以天刚亮就跑工地、翻图纸、手算坐标。那时候路不通,每天扛着仪器走八、九公里……”凭着不懈的努力和挑灯夜读的刻苦钻研,加上现场实践,一年时间,在项目部领导同事的热心帮助下,李杨从一名青涩的见习生迅速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测量队长。

永冲第一 他坚决当好工程施工的“侦察兵”

由十四局承建的昆楚高速土建4标项目位于昆明市西山区团结镇,主线长度5.45千米,桥隧比达77%。其中,全长1.5千米的控制性工程——螳螂川特大桥是昆楚高速公路扩建工程全线唯一一座涉水大桥。整个工程具有工期紧、任务重、施工难度大等困难,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

俗话说,工程未动,测量先行。2018年9月,项目进场伊始,测量任务繁重,李杨二话不说便带着队员们在大山深处开始测量工作,默默坚守,凭借扎实的测量功底和不怕苦、不怕累的工作态度,当好了工程施工的“侦察兵”。

“我们项目前期进场时,便道都没修,跑前跑后,只靠两条腿,每天走2万步都算少的”,李杨回忆道,“军靴、迷彩服、太阳帽、雨衣、仪器这些都得带着,背包里除了资料外,还塞着馒头、火腿肠、榨菜、四五瓶水。早上七点出发,晚上最晚九点多回。白天工地测量放样,晚上加班加点整理数据。全线导线观测记录、螳螂川特大桥桥墩验模测量数据、泥泥官隧道监控量测……仅在昆楚高速项目,李杨的笔记就攒了厚厚八本。

为保证项目14座桥梁纵断面的地形复测工作的及时准确,李杨带着5个队员早出晚归,体重从120斤降到了100斤,本就瘦小的身形越发显得的瘦削。最终,仅用不到5天的时间就圆满完成了任务。“山最大高差有100多米,地形测量经常是直上直下。每次上山,都得绷紧神经,山里没信号,很容易迷路。植被茂密的昆明深山里,不仅蚊虫多,毒蛇也特别厉害。一天走下来,两腿都发抖,心里多少有点后怕”,回忆起那段艰苦日子,李杨仍历历在目。

有一次,李杨带着队员们已经上到茯苓山大桥线路,打算测地形,结果碰到暴雨,只能顶着大雨继续测量。“下山的时候,我差点从山上嗖嗖的滑下去,得亏让队长拽住了,给吓得不行,幸好每次出行都是有惊无险。不管是脏活还是累活,队长他一个人都抢着干,总是冲在前面,这一点,确实让人挺敬佩的”,说起李杨,测量队员郑茂陆的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崇拜。

问及项目日常测量工作,李杨说起了他与地形测量“爱恨交织”的辛酸史,螳螂川特大桥水底测量时,我们要开着皮划艇找位置,一个人把对中杆放入河底,采集河底地形点,两个人把控船的走向,一个人在岸边读数。螳螂川水流急,水浪很大,有一次差点把船掀翻了。

2019年9月9日至11日,昆明西山区团结镇遭受百年难遇的特大洪灾,项目驻地律则村及周边村落突发多面积山体滑坡,而测量工作仍需正常进行。“去隧道出口测量渣场面积时,它前方的淤泥高达至少五十公分,脱了鞋,浅的地方人将就能过去,一段原本几分钟的路程用了半小时”,回忆起那天的工作场景,李杨目光闪烁、神情动容。

隧道施工中,隧道净空和二衬厚度尤为重要,李杨经常夜间去复核断面,以处理隧道超欠挖等。加班加点习以为常的他,在去年7月,设计弃渣场规划图、处理测量数据等内业时连续了工作48小时。“搞工程的都这样,我们习惯了,苦吗?”走过的泥泞路、磨破的数双鞋和密密麻麻的笔记,真实的记录了他12年驻扎云南项目工作的烙印。

“他呀,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东北小伙。虽然话少,但是测量技术过硬。去年5月,复核螳螂川特大桥桩基设计坐标时,他发现设计提供的桩基中心坐标与他的计算值相差80多公分,立即反馈给设计院,经设计院再次复核后确认图纸提供坐标错误,进而避免了现场施工损失50多万……”说起李杨,项目经理李政如是说。

四海为家 他心怀愧疚却仍是“拼命三郎”

从2008年参加工作以来,李杨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随项目四海为家。作为独生子,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他,忙的时候,经常一年回一趟家。聊起家人,李杨的话语里带着深深的愧疚:回不去也没办法,愧疚肯定是有的。为了赶进度,工程不停工,现场测量人员少,我更得担好这个责。”唯一感到特遗憾的是,2010年姥姥去世,正值大干期间,家里人怕耽误我工作,没告诉我,一个月之后才跟我说。姥姥经常塞东西给我吃,特别疼我,可我连她最后一面也没见着。真的对不起家人……

12年来,李杨先后参建了云南蒲赛公路、六丙公路、滇中新区医疗器械产业园等项目,参与测量的路基累计达29公里;桥涵累计达30座,包括2座特大悬灌桥;隧道累计达5公里余。他本人曾获得公司“第一届十大技能标兵”、“优秀技术工作者”等荣誉,撰写的论文《隧道贯通误差估算的探讨》、《道路横断面超高计算公式的探讨》获该公司技术论文二等奖,其参建的项目多次获“昆明市工人先锋号”等奖项。

夏日依旧炎炎,正是无数个如李杨般挥汗如雨的中铁建人,奔赴祖国的大江南北,风雨无阻,大兴实干,才使得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,一户户深山人家便利出行,一处处建设奇迹拔地而起……

使用徕卡测量王猫箐大桥左幅0号台垫石

相关幸运飞艇官网

世彩堂福彩 幸运飞艇注册 乐游福彩 极云福彩 大红鹰福彩 福盈福彩 福盈门福彩 利奥福彩 千亿福彩 快乐宝福彩